服务热线:024-24805378

家政常识

百万房产和所有财产全送保姆,老人四次立遗嘱

新闻中的主人翁,有人说他是现实版的苏大强,但是笔者真不这么认为,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据都市快报报道,章大伯在杭州中心城区有一套20余平米的房产,今年86岁的他,曾有一段短暂的婚姻,膝下无子女,有几个兄弟姐妹但来往不多。

2003年,章大伯请了钟点工王大姐在家帮忙收拾卫生,2012年后,因为身体不好,王大姐变成了住家保姆,这一住便是7年。

出院后,章大伯第一件事情,就是立下遗嘱:其身后事全部由王大姐料理,包括房子、积蓄、抚恤金全都给她。而且章大伯还特别注明,立遗嘱的时候脑子很清楚,身体很健康,手脚也很麻利,并称王大姐为女儿,这些事情都是自己家的内政,任何人不得干预。

据媒体报道,这已经是章大伯第四次立遗嘱了,早在2015年其就立过第一份遗嘱,当时还找了一位当律师的邻居做见证人。

第一次立遗嘱时,章大伯只有82岁,他觉得王大姐一直在家照顾他十多年时间,不是女儿胜似女儿,愿意在百年之后,全部财产由王阿姨一人继承。

此后,章大伯又分别于2018年10月16日和2019年3月25日写过遗嘱,今年5月出院后的他,再次立下遗嘱,反复申明其遗产归王大姐所有。

据了解,章大伯退休前是一名小学校长,常年一个人生活,现居住的是单位分的房子,面积虽然只有20多平米,周边房价在40000余元,大概价值百万左右。

因为年龄大了,十多年前,他就通过各种途径找了钟点工帮忙做卫生,但一直没找到合心意的,直到2003年遇到王大姐。随后,该大姐就一直在章大伯家做了9年钟点工。随着大伯年龄越来越大,章大伯2012年便邀请王大姐做住家保姆,平时章大伯住在卧室,王大姐就睡阳台。

这7年来,在王大姐的照顾下,章大伯生活规律,身体状况也好了很多。他说,“我能活到今天,都是她给挣的。”章大伯对王大姐的照顾一直看在眼里,“我早已认她做女儿了……就算亲生孩子,又有几个能做到她这样的呢?”。

章大伯和王大姐之间的关系,或许不再是简单的雇佣,而更像是一种家人的照顾和陪伴。能遇到这样的保姆,是章大伯的福气,能找到这样的雇主,也未尝不是王大姐的幸运,新闻的结局看起来让人感到温暖。

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以及全面放开生育二胎,对家政服务需求剧增,笔者身边有不少人吐槽过,保姆难找,甚至有人一年换过8到10个保姆,也找不到一个称心如意的。

尤其是杭州保姆纵火、沈阳恶保姆将痴呆老人鼻骨打断等新闻不断传播的时候,很多人似乎对保姆一词,带有了天然偏见,不少网友甚至表示,“请一个保姆在家照顾老人或者孩子,我还要再找一个明白人在家看着保姆”,这是人与人之间信任的坍塌,而保姆作为特殊服务人员,要全方面的介入到雇主生活中去,失去了彼此信任和理解,矛盾和摩擦只会不断升级。

而在现实生活中,雇主和保姆的关系,如章大伯和王大姐的也并不多见,“纠纷多”“问题保姆”“问题雇主”的新闻屡见报端,究其原因是保姆的工作繁琐而细致,其工作评价又主要以雇主个人感受为主,没有一个相对标准和统一权衡尺度,且保姆工作待遇、性质等又导致入职门槛偏低、流动性大。

从业人员的基本素质良莠不齐,雇主的要求也是众口难调,出现纠纷和矛盾,双方马上成为对立面,一个说“我出了钱,你不办事,你不敬业”,一个说“你出了钱,就是大爷了吗,你不尊重我”。就这样,保姆和雇主的关系只剩下相互指责。

我们也呼吁,能够建立健全完善的机制,通过统一的服务标准,保护雇主和保姆的多方权益。同时,雇主和保姆之间也能够多一份信任和理解,竟然进了一家门,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就真正把彼此当做一家人,能善待对方。

笔者也想听听你们在找保姆的过程中,有什么奇葩事、感人事,大家不妨在留言区和我们一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