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4-24805378

家政常识

62岁老母深夜被女儿训哭:婚姻里,千万别做免费

大姨62岁的脸上,满是皱纹,老泪纵横,眼睛红肿,起身迎我们,身材佝偻,步伐无力,如果不知实情,我真认为她80有余了。

“你说了?确定我听到了吗?我回复你了吗?为什么后来又不接电话?”大表姐越说气越大。

“你的眼睛为什么不到40就花了?你的耳朵为什么不到50就聋了?你自己不知道吗?”大表姐自己也被气哭了。

原来,为了省电,大姨年轻时在农村,给孩子晚上做鞋子衣裤,从来舍不得点蜡、开灯,看电视,就更舍不得开灯了,甚至经常把电视发出的微光当亮光,穿针引线眯着眼干活儿。

家境困难的那几年,大姨在工地上买小吃贴补家用,为了省下买耳罩的钱,常年忍受噪音,四十出头,耳朵就不好使了。

更因为寒冬天气,起早贪黑,舍不得买好的羽绒服和保暖用品,不到50岁,就类风湿、关节炎缠身。

更为了多卖出几份小吃,一站就是几个小时,静脉曲张也找上门,四十岁以后,腿上的大疙瘩让她连裙子也不能穿了。

大表姐和大表哥在上学时,拒绝大姨去参加家长会,理由是:“丢人,面老,去了别人还以为是奶奶。”

“可我省来省去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让丈夫少累一点,给孩子们多攒一点,怎么就做错了呢?怎么就招这么多恨呢?”是大姨的不解和委屈。

“现在还说不得了,给她买了新衣,她嫌贵;买了好吃的,她说浪费;带她去旅游,她嫌乱花钱;就连吃药也嫌贵,经常自己停药,你们说,这样不拿自己当人的老人,让我们做儿女的如何孝敬她。”是大表姐的无奈和气愤。

由于大姨不挣钱,所以在家里非但没有话语权,还要负责全家“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常生活。

因为着紧,更因为蒜滑,手一哆嗦,掉到了地上,大姨捡起来,吹一吹,又剥另一瓣,而这一幕,被她婆婆看见,白了大姨一眼,不屑地说:“掉地上了,也不去洗洗,干活就是这么窝囊。”

由于太烫,又觉得大家都等着急了,大姨盛饺子时,手不由地哆嗦了起来,像是得了帕金森一般,抖个不停。

大姨夫却讽刺道:“没出息,见不得人多,人一多,干活儿就像有人催命似的,哆嗦个不停,才四十岁,就不中用了!”

有人说:“好吃!”她立刻笑了;有人说:“太淡,没味!”她的笑容立刻僵在脸上,回到厨房,马上盛了一碟放盐的醋放到了餐桌上。

大姨二十几岁时,发现大姨夫出轨,大哭不止,别人劝她离婚,她说:“孩子咋办?”说完还是哭;

大姨四十几岁时,大姨夫开始在外和别人同居,别人劝她及时止损,她说:“离了婚,我没钱、没房,再找一个,也好不到哪儿去。”说完又是哭;

现在,大姨六十几岁了,大姨夫还时常和外面的女人联手气她,她也只是哭着求大姨夫回归家庭、声泪俱下地指责丈夫为老不尊、苦口婆心地劝丈夫为儿女着想、给自己留后路……

她为了儿女、丈夫而节省,却从不把自己当人看,换来的,只是丈夫的轻视、儿女的不屑;

因为,人人都需要免费的保姆,但是绝少有人愿意给保姆以高质量的、无条件的尊重、为保姆养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