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4-24805378

行业资讯

“杭州保姆纵火案”2月1日再审,家属发微博希望

2017年6月22日凌晨5点左右,浙江杭州蓝色钱江小区发生纵火案,纵火者为该户保姆莫焕晶,造成雇主妻子及其三名子女死亡,并造成被害人房屋和邻近房屋损失257万余元。作案者保姆的身份、死亡及后果严重、案情大等因素让此案备受关注。

此前,本案曾于去年12月21日公开开庭审理,但时任莫焕晶的辩护律师党琳山因管辖权异议退庭抗议导致庭审中断。

据公开的媒体报道,审判长依法告知辩护律师,依照法律规定,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本案具有管辖权。随后,辩护人党琳山律师无视法庭纪律,不服从审判长指挥,擅自离庭,拒绝继续为被告人莫焕晶辩护。审判长遂依法决定休庭。

按照法规,此案将由被告人另行委托的辩护人或者法院依法为其指定的辩护人准备辩护。也就是说,再次审理,担任律师的将不再是党琳山。

案情发生在杭州,按照有关法规,在杭州审理属于合法合规,党琳山以此理由抗议,引来诸多猜测和指责,律师管理机构已经介入。

在这案子中,总是被网友拿来说事的是保姆房。第一,要不是该案发生和轰动,许多人还不知道还有保姆房的存在;二,设置相关的保姆房和通道是否就触碰到了人格尊严?也就是尊卑?

目前,本身中国就没有一部明确的相关法律来维系保姆和主人的劳动关系和各自利益,所以保姆可以是传统意义上的佣人,可以是提供服务但受法律保护的劳动者,久了还能是半个家人。

其实,按照中国几千人年的文化传统人情,半个家人的情况还是多数。就算是现在的市场经济,人人平等和有偿服务是深入人心的,更何况雇主和保姆本身也是双向选择,自由的很。

此案的雇主的保姆房是宽敞舒适的,没什么可指摘的地方。而有些别墅,数百平米的地方,设计保姆间才几平米,这才是真正的不合适。

保姆房的出现,其实对雇主和保姆都是有利的,除了提供服务时的必需在一起,生活中许多的的磕碰和各种不方便,有保姆房的格局,方便又相对独立,没什么不好。

不要把保姆房作为仇富或者贫富悬殊的靶子,将它和人格尊严联系在一起,非常没必要。毕竟请保姆多数只是一时的(孕妇、产妇、老人、病人需要),购买带保姆房的私宅,是有条件者的正当正常选择而已。

而与此相对,根据公开的报道,公安机关另据查明,莫焕晶之前在浙江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期间,在三名雇主家有盗窃行为,均被雇主发现退还财物后被辞退。人莫焕晶长期沉迷赌博,在被害从事保姆工作期间,多次窃取家中贵重物品进行典当、抵押,或以买房为由向雇主方借款,所得款项均被其用于赌博并挥霍一空。

如果说问题保姆或者说坏保姆,就是隐藏在家人身边的不定时炸弹,那杭州纵火案的雇主、被害人家属林生斌(也就是案发时幸在外的丈夫),那此前真是收留包容了这颗炸弹。

事发后,有报道称,该案被害人家属林生斌在这期间经常惊醒,可见这个悲剧,对他是中摧残。

6月23日,被害人朱小贞的丈夫、三个孩子的父亲林生斌以“老婆孩子在天堂”为名开通微博并持续更新,讲述案发经过和后续情况,引起网友强烈关注。

林生斌曾在微博说,不知怎么去形容此刻的心情,目前林生斌已放弃民事赔偿,唯一的诉讼请求就是严惩嫌疑人。有律师称,这表明无法原谅被告,放弃民事赔偿对从重判决“会有效果”。

2017年,爆出了不少幼儿园老师虐待儿童的新闻。同样,毒保姆殴打小孩,虐待老人,伤害家人的新闻也屡见报端。

2017年3月,福州一位1岁幼童遭保姆虐待;2017年5月,广东一老人遭保姆虐待;2017年6月22日,杭州保姆纵火烧死女主人和三个孩子,让舆论愤怒到了极点。也让大家对保姆行业投出了巨大的质疑和强烈加强监管的呼声。

我国目前还没有一部专门适用于家政行业的法律,只有相关的指导意见,这使得相关事件发生后无法可依或者少法可依,最后只能通过劳动合同解决,使得相关人员违法成本较低。

家政行业门槛低,服务人员素质参差不齐。从事家政服务行业的人员大多是无业或者再就业人员。幼儿园老师和保姆都是为幼童或者老人提供教育或服务的,最需要爱心,耐心和善良的品质,却是教育文化素质较低的人去从事,这本身就是隐患和问题所在。

许多家政公司或者中介为了吸引客户,伪造家政服务人员的年龄、学历、工作经历等,有些甚至雇佣根本就无资质的人员上岗,这也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所以,个人和家庭要认真挑选保姆服务人员,不仅看学历,看专业能力,看沟通,更要看这个人是否本分,老实,善良。这才是保姆的最核心最难得素质,而不是只看保姆干活是否利索,是否机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