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4-24805378

公司动态

杭州保姆纵火案,频频因为律师,矛盾重重为哪

杭州保姆纵火案,基本案情大家已经都已经有所耳闻,如不甚了了,建议看一看这篇文章:对不起,杭州那个纵火的保姆,再擅辩的律师也救不了你!。在此,我们不再重复。

原本,这个案子应该没有太大争议,一个嗜赌的保姆莫焕晶,因为赌输了钱,鬼迷心窍想出了一个主意——在雇主家先放火再救火,制造救火有功的假象,以获得奖赏。结果,她虽放了火,但是熊熊大火在雇主家肆虐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跑了出来,女主人以及三个孩子被活活烧死。以上表述来源于各大媒体,莫焕晶本人也承认,她说如果判处她死刑可以让一切重来,她也愿意接受死刑。

这个案子于去年12月21日在杭州市中院开庭审理,莫焕晶的辩护律师党琳山提出了管辖权异议,用大白话讲就是虽然作为案发地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有权审理本案,但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本案具有重大影响,因此浙江高院和最高院都有权力审理。

既然如此,党琳山律师觉得高院或者最高院审理甚至干脆异地审理更有利于查清案件真相。党琳山律师觉得,莫焕晶放火固然有罪,但消防和物业也有需要查证的责任,言下之意,如果物业管理的完善一点,消防设施通畅一点,说不定受害人就不会死。而如果能够查清物业和消防的责任,莫焕晶的责任就会减轻一点。但是蓝色钱江小区的物业以及当地的消防力量过于强大,如果在杭州审理难免水深火热。党琳山律师直言不讳,如果在杭州中院审理,莫焕晶就死定了。

所以,他提了管辖权异议。但是法庭驳回了,于是他就强行退庭了,本案也就由于他的强行退庭而休庭了。事后,广州律师对他强行退庭的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

党琳山担心因为自己的退庭而惹怒法院,法院为莫焕晶另行指定辩护人,因此在之前会见莫焕晶的时候,还让她写了个说明,强调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会变更辩护人。然后党律师还发了个微博告诫律师同仁,爱惜羽毛。他的意思是,莫焕晶的案子是我的,她已经说了除了我,不会委托其他任何律师,因此你们多少要点脸,不要在没有当事人委托的情况下接受法院的指定去当莫焕晶的辩护人。

党琳山被调查结果还没出来的时候,又一个律师加入了进来,他就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法学院副院长何兵,这个人在业内名气很大,争议更大。据说,莫焕晶追加了他作为辩护人。因为根据法律规定,被告人可以委托一到两个辩护人。

然后这哥俩1月5日的时候相约去杭州市看守所会见莫焕晶,结果看守没让见。原因是杭州中院表示莫焕晶已经同意接受法院指派的律师为其辩护,不再需要党琳山和何兵了。看守所就告诉这两人,没什么事回去洗洗睡吧。

党律师当时就不干了,又发了条微博说,杭州中院你们公然违法,本律师强烈谴责,你们走着瞧。然后他就跑去广州律协(还在调查他),通过广州律协向全国律协发函要求全国律协保障他作为一名律师为委托人辩护的权利。

这就非常尴尬了,杭州保姆纵火案,案子目前一共才开庭了27分钟,结果法院和律师之间就矛盾重重不可开交。往好了想,我们当然可以说这是法治的进步,律师可以更加深入全面的维护当事人的利益。

可为什么像药家鑫,林森浩,陈世峰,莫焕晶这样的案子,会有这么多名律师介入,提出激情杀人,戴套不算强奸等震耳欲聋的辩护意见?为什么越是轰动的案子,律师和法检之间的对抗就越强,矛盾就越多?

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往崇高了说,既然是名律师,往往功成名就有自己的追求和诉求,而借助影响力大的案件,更容易表达自己的诉求,比如废除死刑,比如本案党琳山律师就认为,仅仅判处一个保姆死刑而不去深挖背后消防及物业存在的问题,推动不了社会的进步,意义有限。

往现实点说,因为越是轰动的案子,越能让辩护律师更加出名,而在轰动的案件当中卖力辩护,尽职尽责,甚至不惜违法,这样也可以树立愿意为委托人死磕的名声,案源才会源源不断,财源也就纷至沓来。如果你有朝一日犯了罪,是不是也希望找一个愿意为自己死磕哪怕是狡辩的律师?

就拿党琳山律师来说,以前你听过他吗?并没有。而现在百度百科对他的介绍就是——党琳山,男,杭州保姆纵火案被告人莫焕晶的辩护律师。

对此,我们应该持什么态度呢?你以为我会抨击党琳山以及何兵?非也。我认为,我们还是当好吃瓜群众好了。律师和法院,都是知法的物种,但知法犯法的可能不仅仅只是律师。所以既然党琳山律师说了要走着瞧,那我们就骑驴看唱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