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4-24805378

公司动态

我怀孕后婆婆接来大姑姐同住,“她当保姆,儿

“张柱,我限你五分钟之内回到家,不然,就离婚。”扔掉电话的于潇潇已经是满脸怒火,她在考虑自己这段婚姻之路是不是走错了。

于潇潇是在大一新生迎新晚会上对张柱一见钟情的,当即就拍下照片,然后在校园里面四处打听,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被她给找到了。虽说女追男隔成纱,但是于潇潇的爱情之路,却不那么简单。

于潇潇出生于一线城市,父亲是一名商人,母亲是一所大学的美术教授,虽然她还有一个弟弟,可她却是父母掌上明珠,自幼享受着优越的生活。而张柱呢,来自北方的一个小城市,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姐姐上了初中之后就辍学打工供他读书了,当他知道于潇潇喜欢他的时候,他以为是玩笑。他告诉自己,自己没有资格谈恋爱。他婉转了告诉了于潇潇自己的想法,但是于潇潇却铁了心要把张柱追到手。

于潇潇买通了张柱的舍友,每天早晨准点送早饭,知道张柱喜欢读书,每天早起和张柱偶遇,两个人总是能教室选到最好的位置。渐渐地,张柱被于潇潇的执着打动了。确定关系那天,张柱买了一束玫瑰花向于潇潇表白,那是于潇潇最开心的一天。

从此,校园里面多了一对恩爱情侣,为了能给于潇潇想要的生活,张柱每天都会做兼职,于潇潇劝他不用这么拼命,只要他对自己好,物质方面不那么重要。张柱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这么优秀的女生做了自己的女朋友,就一定要给她最好的,为了能买一份生日礼物给于潇潇,张柱竟然去卖血,结果上课的时候晕倒了。这可把于潇潇吓坏了,当知道张柱是为了自己之后,于潇潇更加觉得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对的。

四年大学时光转眼就结束了,张柱因为成绩优秀,而找到了一份还不错的工作,于潇潇也去了自己家的公司做了平面设计。两人开始规划自己的未来,于潇潇希望先结婚,有自己的小家,而张柱却不这么想,他希望自己能闯出一片天。就在小两口争执不下的时候,于潇潇怀孕了。

无奈,张柱只能去于潇潇家提亲,作为一个寒门子弟,他内心是紧张的,而且家里又刚刚闹了水灾,父母和弟弟妹妹都没有饭吃,姐姐也因为长期贴补娘家,被姐夫扫地出门。这个时候,他却要结婚,无疑是给家里人贴堵,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做上门女婿。

这是他第一次见于潇潇的父母,面对眼前这两个老人,张柱心中忐忑不安,旁边的于潇潇下意识地向他瞥了一眼,他开口说话了:“叔叔,阿姨,我,我想娶潇潇。”坐在一旁的于父,看着眼前这个小伙子,心中难免有点火气,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竟然会看上这个楞小子,他开口说道:“张柱是吧?潇潇已经和我们讲过你们的事了,你现在有车有房吗?你们结婚后,让我们家潇潇住哪里,不会出去租房子吧!”

张柱双手紧握,额头都是汗水:“叔叔阿姨,我现在虽然什么都没有,但是我对潇潇一片真心。请你们把潇潇嫁给我吧!”这时候于母开口道:“潇潇嫁给你可以,可你得给潇潇一个家呀!我们家潇潇从小养尊处优,你不能让潇潇住大街上吧!”张柱实在不懂怎么办,房子肯定买不起,“咚!”一声,张柱跪下来了,那一秒,他觉得自己读了这么多年的书都是枉然,“叔叔,阿姨,我,我,愿意做上门女婿,好好照顾你们。”

听了这话以后,于家父母已经目瞪口呆,他们是有儿子的,这算什么呀!于父直接拒绝了,并让张柱赶快离开他们家。于潇潇见爸爸生气了,只能说自己怀孕了,求父母同意这门婚事。于父于母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很吓到了,于母不相信的问道:“潇潇,你是骗妈妈的对吗?”于潇潇跪下来哭着说:“妈妈,对不起。”还没有等于潇潇话讲完,于父上来就一耳光,于潇潇的嘴角开始流血。张柱看着于潇潇被打,赶快上前护住,于父直接拿着鸡毛毯子打他,张柱就这样跪在那边被于父打,直到于父累了停下来。事已至此,于家老两口只能同意他们的婚事。

虽然于潇潇未婚先孕,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宝贝女儿,于家父母给潇潇买了一套别墅并给潇潇20万作为陪嫁。当张柱和于潇潇两个人走进他们幸福的婚房时,他们觉得之前的苦算不了什么。

张母知道儿子结婚的消息,赶忙从家里带着小儿子和小女儿过来了,于潇潇第一次见到婆婆就被吓傻了,她完全想不到那么文质彬彬的张柱,竟然会有那么粗鲁的妈妈,把家里的饭菜全都吃完了,还不算,还问有没有,张柱只能下楼买。

吃完了之后,鞋子不脱,直接坐在沙发上,拉着于潇潇嘘寒问暖:“潇潇,听说你家很有钱,对不,你看我家现在什么都没有,柱他爸也老早去了,留下我们家孤儿寡母,好在我们家柱争气,读了一个好大学,娶到你这么好的媳妇,那什么,反正你们家也不缺钱,我就不给聘礼了,别怪妈不疼你们,实在家里没有呀!”边说还边流泪,于潇潇本来就是个心软的人,看到婆婆这样,也就同意不要聘礼的事。如果,她知道后续的事,会不会觉得当时太天真了。

婆婆知道于潇潇有了身孕,便主动留在这里照顾于潇潇,于潇潇有意拒绝:“妈,你看弟弟妹妹还要回去读书呢?你在这边照顾我多不方便。”婆婆竟然说:“回去干嘛呀,让柱给弟弟妹妹在城里找学校念呀!我们那边的人都知道我们家柱有出息,娶了一个有钱人的家孩子,我也该享福了。”张柱也觉得母亲辛苦了这么多年,家里又闹了水灾,回去也是艰难过日子,还不如留在城里。于是开口劝道:“潇潇,就让妈妈在这边吧,这么大的房子,我们两个人住着也冷清。”于潇潇见张柱开口了,便也不说什么了。

于潇潇怀孕之后就在家待产,婆婆五点就起床给她送早饭,说是怀孕的人怕饿着。白天婆婆不许于潇潇睡觉,说睡多了对胎儿不好。自己怀张柱那会儿,天天干活,都不睡的。每天晚上,弟弟妹妹回来都会吵着闹着围绕着她这个嫂子问着问那,而于潇潇是喜欢安静的。她好几次和张柱交涉,希望婆婆不要这样了,张柱却说我妈这是疼你,我做儿子都没有这待遇呢。于潇潇心里是委屈的,她原来是希望可以过二人世界,结果现在多了一个婆婆不说,还多了两个小祖宗。

这些小事,于潇潇都为张柱忍下来了,直到有一天她忍不下去了,那时候,她怀孕四个月了,闺蜜约她出去玩,结果婆婆不让,在家里死活拖着她,说是怀孕了人就应该在家待着,安全。无论于潇潇怎么解释,就是不让她出去。

而那头闺蜜的电话不停地催,于潇潇趁婆婆不注意,偷偷的溜出去了,却不曾想到婆婆在后面追着。最后于潇潇只能回到家,那天晚上,于潇潇第一次着张柱发火,而张柱只能解释:“我妈妈这是为你好,你怀孕了就应该待在家里,出去干嘛,我妈妈每天伺候你,你还老嫌这嫌那,自己都是要做妈妈的人了,应该懂事了。”听了张柱的话,于潇潇直接愣住了。她突然觉得,在这个家,自己是外人。

那天晚上,她一夜没睡,结果第二天家里又来了两个不速之客--张柱的姐姐和她的女儿。婆婆觉得,大女儿一个人在家里太孤单了,反正屋子大,多两个人不是问题。于是把大女儿和外孙女也接过来了。张柱觉得当年大姐为了自己,嫁给了一个不爱的人,又因为补贴娘家,被姐夫扫地出门,自己应该回报大姐和照顾外甥女。

这天,婆婆偷偷和于潇潇说:“潇潇呀,我也老了,你看大姐来了,要不就让大姐照顾你,你给大姐开工资,反正城里不是流行请保姆吗?你家那么有钱,不在乎开点工资给大姐,对不。”于潇潇当时双拳紧握,但是从小到大的良好教育,让她再一次忍住了,她发了信息问张柱,张柱正愁着给大姐找工作了,这样自己母亲轻松,大姐又能钱赚,他不禁佩服母亲的机智。当即回了信息说同意母亲的想法。当于潇潇看到信息的那一秒,眼泪直流,她开始质疑自己当初的决定。

可是事情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怀孕6个月的时候,张柱的姐夫找上门来了,那是一个出名的无赖,一进门,就让于潇潇掏钱,说是拐卖了他的媳妇和女儿。婆婆立即张柱的姐姐和女儿就躲起来了。姐夫拿着刀威胁着:“交出我老婆和女儿,不然就杀了你和这老太婆。不过你也可以选择给我10万,说到底我们也是亲戚。”

于潇潇听了之后气愤的给张柱打电话,让他五分钟赶回来,那一秒她决定了,离婚。她让张柱的姐夫在这边等张柱回来,他们张家的事情,她不愿意再管了。谁知,她婆婆竟然拖着她的手,不让她走。婆婆开口说:“潇潇,你走了,我和你大姐怎么办?你姐夫她只是要钱,你们家那么有钱,你给点钱给姐夫就行。”于潇潇很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这个老妇人,她是陌生的,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谁知,婆婆竟然跪下来了,而张柱就在那一秒开了门,她看到自己母亲跪在于潇潇面前,二话不说就推开于潇潇,扶起自己的母亲,于潇潇没有站稳跌倒在地,身下鲜血直流。婆婆和张柱吓傻了,而一旁的姐夫,看闹出人命了,便溜走了。

于潇潇流产了,那是个成型的男婴,于潇潇自从醒来就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于母心疼得直流眼泪,而张柱站在在一旁,不停地鞭打自己。“出去,你给我滚出去。”于潇潇咬着牙挤出几个字。“潇潇,我是混蛋,你原谅我吧!”张柱祈求道。而于潇潇就当没有听到,假装睡着了,眼角流下的泪水,是她对自己任性的忏悔。

出院后,于潇潇选择了离婚,于家父母也同意,就在张柱签下字的那一刻,张母不同意了,她要求家产平分,于父当时就怒了:“你儿子当初什么都没有给我女儿,你现在要求财产平分。”张母却说道:“是你女儿不知羞耻,未婚先孕,不是你女儿,我儿子肯定能娶到更好的。”于父被气得无话可说,他最大的后悔就是同意女儿嫁给了张柱。

婚终于离了,财产也平分了,于潇潇对张柱最后一句话:“还记得大学你为我买生日礼物卖血吗?如今我欠你的都还你了,从此我们各自安好。”张柱早已哭得不成样子了,他知道于潇潇为了她牺牲了很多,但是自己却。

离婚后的张柱整天把自己灌醉,看着自己骄傲的儿子,张母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也许在她老人家眼里,媳妇终究是外人。作品名《凤凰“男”飞》,作者:安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