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4-24805378

公司动态

赤峰:过年了道一声:你好,清洁工!

说起倪秀兰的家庭,这个60岁的老人哭了,让记者的心里也一阵酸楚,想陪她一起掉眼泪,因为谈话中提到了他早逝的儿子。

倪秀兰家住农村,虽然地不多,但是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是最好的。可是老天偏偏不肯抬爱这个女人,2008年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将年轻的儿子带走。儿子走了,倪秀兰的天仿佛塌了下来,她一度想跟着儿子一起走了。可是孙子眼巴巴地看着奶奶,跪着求奶奶不要抛弃他。悲痛的倪秀兰抱着孙子大哭了一场,为了让孙子更好地接受教育,她毅然决然地来到市里,当起了环卫工。

在环卫岗上一干就是几个年头,倪秀兰从来都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她跟老伴儿只有一个愿望,就是供孙子念大学。说起自己的孙子,倪秀兰忍不住叹气,因为自己没有能力给他更好的生活。倪秀兰告诉记者,孙子特别懂事,每次放假回家都要好好照顾奶奶与爷爷。可是这孩子心事太重,自打他父亲去世后,变得沉默寡言,让老两口特别担心。倪秀兰与老伴儿都是环卫工,孙子知道爷爷奶奶的工资不高,每个月花费特别省,他总是跟倪秀兰说,自己不喜欢吃肉。看着孙子“苗条”的身材,倪秀兰心里不是滋味,她知道孙子“不喜欢吃肉”是一个借口,其实他是怕花钱。倪秀兰的孙子在班级里成绩优秀,倪秀兰总是劝他放下压力,应对高考,因为只有好好读书,将来才能有出息,才能改善生活。她告诉记者,自己会为了孙子坚持,也希望孙子为了自己坚持,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她跟老伴儿都会供孙子念大学。(张宁宁/文亚平/图)

平日里,我们可以在大街上看到环卫工人劳作的身影,但是,他们清扫的垃圾最终去哪里了?很多人都不知道。环卫工人清扫的垃圾被垃圾清运车运到垃圾场了,每天,生活垃圾清运队的清运驾驶员都要在市区和垃圾场之间往返数趟,遇到节假日更是忙碌,蒙占强就是这样一名垃圾清运车驾驶员。

2010年,刘素琴与老伴儿付海臣离开了生活几十年的家乡克旗,一起来到市里的二女儿家。家境并不富裕的刘素琴找了一份工作,而老伴儿则只身一人,去往沈阳打工,希望可以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

在岗位上的刘素琴工作积极能干,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一天工作下来,经常累得满头大汗,腰酸背痛,但是她从来没有抱怨过。手上的老茧磨出了一层又一层,刘素琴没有一句怨言,没喊过一声累。老伴儿远在外地,刘素琴一直劝他回来,跟他一起当一名环卫工。起初老伴儿对环卫工这个岗位还有些抵触,慢慢地刘素琴感化了他。如今,刘素琴的老伴儿也成了一名“城市美容师”。

2014年,对于刘素琴来说,是一个“多事之年”,这位“城市美容师”在单位的体检中查出了子宫肌瘤。老伴儿头一年才做完手术,自己又得了这么一个病,这无疑给家里雪上添霜。刘素琴看着体检报告一筹莫展,老伴儿反而劝她放宽心,好好治病。

当天在刘素琴的家里,记者没有见到她90岁高龄的婆婆。因她刚做完手术无法伺候婆婆,婆婆被送到了姐姐家。付海臣告诉记者,媳妇跟母亲的关系特别好,自打二人结婚以来就一直住在一起。刘素琴做手术时,母亲心疼地直掉眼泪,要把她送到姐姐家时,她还不舍得。不识字的母亲天天拜托姐姐给老伴儿打电话,询问身体状况,要不然她不放心。从去年12月份做完手术还不到两个月,闲不住的刘素琴已经想着尽快回到岗位上,投入工作了。“等过完年,身体养得差不多了,我就得赶紧上班去了。”刘素琴对记者说。

一万元钱不是小数目,面对拾到的一万元钱,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处理方式,而松山环卫处拂辉公司57岁的清洁工张树花师傅拾到一万元钱后,她选择的方式是在原地等候失主。失主回来后,经过确认她将一万元钱原封不动地还给了失主,然后继续干自己的工作。

回想起这件事情时,张师傅表现得很“淡定”,她并没有觉得那是什么大事,“捡到人家的钱物后会给人家,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张师傅才向记者介绍了那件事情的经过:那是2014年3月份的一天上午,像平时一样,张师傅在市政府东门外的马路边清理卫生,大约九点钟的时候,当她清理到工商银行门前时,发现地上有一沓钱,于是她就拣起来,站在原地等候失主。过了一会儿,远处疾驰来一辆车,从车上下来一个男人,慌慌张张地向工行里跑去,不一会儿那人又从银行中跑出来,满脸焦急的模样。“看他那着急的样子,我就上前询问,他说他刚才从银行取了一些钱,离开后他发现丢了一万元,回到银行寻找,银行的工作人员说没有丢在银行里,现在他都要急死了。”张师傅仔细询问了时间、地点和事情的经过,她决定自己捡到的一万元就是面前这位失主丢失的,于是她从兜里拿出那一沓钱还给了那人。

“他拿到钱后连声说谢谢,谢谢,谢谢阿姨,我说不用谢,以后注意点就是了。后来他就走了,我接着干我的活儿。”张师傅的收入并不多,一个月还不到2000元钱,家里还有公公、婆婆需要她照顾。但是她说,将心比心,谁丢了这么多钱心里都会着急,所以不论捡到多少钱,都应该还给人家。(中宇)

与李明亮进行采访预约时,他说他很忙,每天都是清晨五点上工,只有上午八点半以后才能有一会儿空闲时间。

记者是在上午九点钟来到位于西城菜市场东门的那个垃圾转运站的,看到一个还很年轻的小伙子,他就是李明亮。

李明亮是这个转运站惟一的一名司机,每天的工作就是将满车的垃圾从这个站点运送到南山垃圾场,一个往返二十三公里,一个半小时,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

李明亮腼腆地一笑:“不辛苦,这就是工作,习惯了就好。比如现在这种天气尽管冷,但也比夏天强。夏天一打开车门子,那苍蝇和小咬儿就满头扑面的……都习惯啦,习惯了就好。”

在采访时,听李明亮说得最多的词就是这个“习惯”和“家常便饭”了。他告诉记者,他所在的这个转运站因为距离菜市场挺近的,烂菜和腐果比其他的站要多很多,天越热的时候越多,味道那叫一个难闻,但“习惯”了就好;他的这辆车的车况不好,冬天打不着火是“家常便饭”,就在刚才他还摇了好一阵子的“摇把子”才把车给发动起来的。

“我们开的这种车比较慢,又难闻,有个别的私家车就嫌我们,甚至还骂我们,跑到前面去故意别我们的车。刚开始时,这心里可真不是滋味,但时间一长就好了,习惯了,不搭理那些人就行了。”李明亮又腼腆地一笑,接茬儿鼓捣他的那辆“老爷车”去了。

据了解,李明亮今年三十二岁,驾龄却有十四五年了,妻子没工作,孩子四岁,靠着他的那点儿工资,日子过得很紧巴。(宁波)

蒙占强38岁,参加环卫工作已经六年了,他现在从事的工作是垃圾清运。“清洁工们清扫的垃圾都送到一个集中的地方,我们把这些地方叫做‘地坑’,穆家营这一带的三个‘地坑’都由我负责,每天早晨3点钟我就得上班,把这些‘地坑’中的垃圾用车运到南山垃圾场,往返一趟需要一个多小时。”

蒙占强说,越是节假日时他们越忙,“这个很好理解,节假日里大家有时间团圆,一家老小欢聚一堂,这时候产生的垃圾就会比平时多。”一年中有那么几个时段环卫工人格外忙碌:端午节、中秋节、国庆节、春节,还有秋天腌酸菜的时候,因为这几个时段垃圾格外多。2014年除夕那一天,蒙占强早晨3点钟上班,一直干到晚上11点才下班,“我们的工作就是周而复始地为市民服务,不能有一天的耽搁,一年365天,我们只有大年初一这一天放假,其余的时间都是工作的节奏,我们已经习惯这种节奏了。”(中宇)

22年前,21岁的她是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时,她的右手被压面机无情地压掉了三根手指;3年前,40岁的她正是风姿绰约时,乳腺癌的病魔又迫使她切掉了右侧乳房。“不知为什么,不幸为什么老是伴随着我?”王艳眼泪汪汪地说。

她是不幸的,然而,她也是坚强的。21岁碾掉右手三个手指之后,她开始学着使用左手,吃饭、洗衣、干活……一切从零学起,现在已经习惯使用左手,而且,同样把活干得非常出色;身患癌症、切掉乳房不足半年,她又找到红山区城管局环卫清洁四大队重做清洁工人,重新抓起了扫帚……

王艳原来是红山区人,18年前与丈夫结婚后,成为松山区初头朗镇人,8年前因为想给孩子找一个好的学习环境又搬回了红山区。没有房子,一家三口人租房住在赤峰第一水泥厂后边的一个门洞房里。丈夫患有腰间盘突出,没有正式职业,蹬祥子车每月赚600多元钱,儿子在读初中。

回忆起做完乳房切除手术第一次去上班的情景,王艳仍很感慨。“不去上班吧,一家人吃饭、孩子上学、房租水电、自己术后服药都得用钱。加之治病时向亲朋好友借的钱,外债已经达到5万多元;去上班吧,身体实在虚弱得很,端盆水都会大汗淋漓。愁得我整天不知如何是好,别说手术之后该增加营养了,就是连吃饭都成了问题。我那么虚弱,本想清洁大队不可能会接收我,但他们非常同情我、理解我的难处,立即答应了我的请求,在工作中还常常帮助我,所以,我非常感谢我们的领导和同事,如果没有他们,我不可能会那么容易地找到工作。”

西城垃圾转运站的吊装操作台距离地面有点儿高,阶梯拐了好几个弯儿,又陡又窄。可这对于今年已四十五岁的高桂莲来说,那都不是事儿,每天上上下下地不知有多少次,闭着眼都能摸到,显得轻手利脚的。

高桂莲在环卫这一行干了有二十多年了,工资由不到一百元涨到现在的三千多块,看上去挺多,可就是不够花的。

“公公和婆婆要靠我们养活着,我对象的身体也不好,干不了重体力活儿,女儿在读大学,你说这点儿钱才哪儿到哪儿呀!”高桂莲告诉记者,为了给公公治病,也没少借了钱,甚至还卖过手表,婆婆最近又犯了心脏病。

高桂莲的公公是去年突然去世的,婆婆因为受此打击也病倒了,丈夫还受了刺激,时常的失眠。她的女儿现在烟台的一所大学读大一,学的是医疗美容专业,因为家庭困难,也没敢去读那些收费更高的大学。

高桂莲的家住在铁南,原本是一间只有三十平方米的平房。铁南棚户区改造后,跟很多的住房困难户一样,高桂莲的家也按照政策规定置换了一处近六十平方米的楼房。“现在,我家是租房子住的,国家也给补助了,一年是九千块钱,差不多够了。”说到这里,高桂莲的脸上有了笑模样。(宁波文图)

“我们的工作或许没有那么‘体面’,虽然辛苦,但并不缺乏乐趣,虽然单调,但很有意义。我们坚持在自己的岗位,勤勤恳恳地工作,踏踏实实地做人,用我们的双手,使这个城市变的更加干净。”李文玲是一名普通的清洁工人,朴实的话语里显露出真诚。

李文玲家住红山区城南村,家里三口人,丈夫在基建队工作,现在到了冬天,基建队没活了,她丈夫也没有其他事情;儿子今年17岁了,在读高二。李文玲向记者介绍,刚开始做环卫工人时,感觉特别“没面儿”,不过经历了半年的工作,心里就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了。开始觉得这是一份有意义的工作。

李文玲也有属于自己的“光彩时刻”,她向记者回忆起那件事:2010年12月3日,她像往常一样来到自己的保洁工作地点,上午10点多,在润峰大厦门前,正在打扫卫生的她发现一轿车后面的地上有一万元成捆现金,她就捡了起来,怕失主丢失现金后着急,于是就在原地等待失主,等待多时失主也没有出现,于是她给自己的队长打电话汇报了这件事,随后她把捡来的现金送到单位。单位通过媒体与派出所辗转找到了失主,最终将这一万元钱还给失主,失主打算酬谢李文玲,被她婉言谢绝了。李文玲说:“还钱是我应该做的,钱丢了谁都会着急;钱不是我的我不会要,如果留下这些钱,我会受到良心与道德的谴责。”2011年4月,李文玲获得了赤峰市五一劳动奖章,2014年被评为赤峰市劳动模范。她表示,不会因为这些成绩而沾沾自喜,今后她会更加努力工作。(刘靖轩)

环卫工人为我们城市的清洁做出巨大的贡献,无论是寒冷的冬天还是酷热的夏天,不管天气、环境条件多么的恶劣,她们一直努力地工作,守护着这个城市,姜东梅就是她们中的一员。

“早上4:30,我就要来到铁南大街,因为这就是我的工作地点,我的工作就是做好这条街的保洁工作。我每日在铁南大街来回走动,清理大街上的垃圾,雨雪天气时,等雨雪过后,我们全天候上班,去处理道路上的积水、积雪。”姜东梅今年46岁了,2000年参加环卫工作,至今已有14年了。她的丈夫身体不好,所以没有工作,有时会跟她一起出来扫大街。除了姜东梅的工资,她家没有其他任何收入,家里两个孩子现在正是花钱的时候,孩子补课、租房子以及家里的一些生活用品,都要用到钱。对于现在的生活,姜东梅感到压力挺大的,“全家人就靠我自己。”这是姜东梅对记者说的话。

在姜东梅看来,这份工作对她很重要,因为它解决了一家人的生活问题,队里的领导和同事对她的家庭情况也有一定的了解,经常去帮助她。领导和同事们对她家的特殊照顾,给她和家人带来了温暖和希望。

姜东梅说:“看着被自己清扫出来的大街,心里自然而然地会涌出一种自豪感,心情特别舒畅。我会珍惜这份工作,为城市的清洁尽自己的一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