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4-24805378

公司动态

“徐某怪得很又很凶”52岁保姆邓女士发出信息后

8月31日早晨9点左右,成都市高新区西派澜岸小区,52岁的保姆邓女士在雇主家的别墅内上吊身亡。

看到这则消息立刻会引起人们的遐想,这个保姆肯定有厌世思想,想了结自己的生命,这是肯定的;但是了解自己的生命有无数种,包括跳楼,投水,服毒……

经过现场勘察和法医鉴定,警方排除刑事案件,警方也提醒家属可邀请第三方司法鉴定机构,继续进行尸检。显然已经确定邓女士是自杀行为。

既然选择自杀,52岁保姆应该知道选择在房屋里上吊轻生,一定是对房屋主人是极端不利的。

有没有证据能反应邓女士就是对女雇主徐女士的不满呢?这只能从邓女士平时与哪些人接触多,喜欢与哪些人吐露知心话的人入手;结果从邓女士的手机里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就是邓女士在自杀前给自己的表姐发了一条微信聊天信息说:“徐某怪得很又很凶”,表姐回复说:“讲道理也讲不通吗?”。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表姐打视频也无人接,然后就是邓女士的死亡消息。

这样一来,矛头似乎有点指向雇主徐女士的“怪”和“凶”导致邓女士自杀;但是道理似乎又说不过去,既然邓女士与雇主徐女士是雇佣关系,如果邓女士感觉不愉快,自己完全可以“卷铺盖走人”,干嘛要耗在那里呢?

接着又出现一个信息让雇主徐女士倍感解脱,就是邓女士儿子罗先生从邓女士的旧手机微信收藏夹里发现一个“抗抑郁处方药物的说明书照片”,这张照片就是在证明,邓女士患上了抑郁症才上吊自杀的。

二,自己与雇主徐女士是雇佣关系,自己在徐女士家里感到压抑,完全可以自行解除雇佣关系,没有必要去寻短见。

我们讲到这儿,事实已经比较清晰,就是说邓女士的自杀主要还是抑郁症的原因,雇主徐女士的“怪”和“凶”只能诱发,或加剧抑郁症的程度。

总之,雇主徐女士,她没想到保姆会如此让她难堪;保姆邓女士,作为病人,当疾病爆发时,她也顾不了许多,一心想结束生命,也许并无恶意。最后我们祝愿徐女士尽快恢复平静的生活,以及邓女士家人节哀顺变。